作者有话要说:

喂,等你好久了。 ——即炤今日是天门大开的日子。

为此,栖麓早早的跪在了坟前,与师父告别。

她抱着从山下买来的纸钱,怀着十二万分的诚意烧给师父。这事她做的熟练,动作行云流水,硬生生将烧纸这事儿做出几分洒脱的美感来。

而后看着眼前不起眼的,冒着青烟的小小坟包,陷入了沉默。

许是就要离开了,她心里忽的就涌出一丝愧疚来——她垒起来的坟包实在没眼看。

若是按着师父自己的意思,他的墓碑应该立在最显眼的地方,用最嚣张的狂草写上“武学宗师天下第一”之墓,以供后辈瞻仰膜拜。

师父咽气前的殷殷期盼她自是不能拒绝,于是泪眼模糊的点了头,回头就在林子里随便挖了个坑,找了口棺材将师父下

请关闭浏览器的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显示不全或者段落错乱。

原网页地址:https://www.huoq.com/books/99341/3463414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