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轻轻的告诉你,不要把我忘记。”

台上女孩儿轻轻扭动着细腰,温软的声音状似无意的钻进姚越的耳朵里,他心里燥,抬手扯掉领带,领带上的袖扣不知怎么把他脖子刮出血痕,他心里更烦。

“姚大少爷什么情况啊?怎么还往领带上安袖扣?新情趣?”宣纯姗姗来迟,一屁股坐到姚越旁边,沙发陷进去一大半。

宣纯其人,名字纯,人,半点都不纯。

姚越顺着他的话,挑起左侧嘴角,声音泛着凉意:“情趣个屁。”

手腕上还卷着领带,脸色却是越发的差,眼神冷飕飕地盯着暗红色的领带,还有,上面那颗小羊袖扣。

姚越低垂着眼眉,慢条斯理地说:“宣纯,晚了半个点儿,不罚几杯说不过去了。”

“我还想说是不是要干一瓶啊。”宣

请关闭浏览器的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显示不全或者段落错乱。

原网页地址:https://www.huoq.com/books/99268/3461903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