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什么叫做偷偷。

难不成做个春、梦还得组队,然后再比一下大小和时间长短吗?

郁文礼随后进来,嫌弃地踹了他一脚,“你他妈要不要脸。”

“什么叫做我不要脸!”朱廷说,“明明是你做了那档子事。你才他妈不要脸!”

主要是,都是单身,凭什么你能做春、梦,我却一觉睡到天亮。

越想,朱廷就越气。

郁文礼淡淡地瞥了他一眼,从他身边绕进去,将早餐放在餐桌上。

二十几岁的大男人,且身体没毛病,单身。

做个跟生理需求的梦怎么了。

这不就跟女生来月经一样正常。

大惊小怪。

请关闭浏览器的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显示不全或者段落错乱。

原网页地址:https://www.huoq.com/books/99267/3461900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