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谢一是不是“行走的冰袋”这一观点,许念在这一刻得到了验证。

事实证明,在三十五度的气温下,被冻得再硬的冰袋,也会分分钟融化。

被死死按着,许念开始有点喘不过气了,她抬起手拍了拍这位老兄的肩膀,用几乎快要断气的声音说,“我快没了。”

后脑勺上的手立马松开,许念揉了揉鼻梁,把手中的扫帚放到一边,捡起地上的书。

就在周围的人都以为她要把那本书砸回去的时候,教室外也不知谁喊了一声“教导主任”来了,本来围在教室门外看热闹的人,一瞬间,消失的干干净净。

教导主任接到举报就匆匆忙忙赶到了这边,连刚打好的饭都没来得及吃上一口,所以眼下他心态很崩。

他凶神恶煞的站在一班教室门口,两只小眼睛都被气大了,“谁在打架?!当学校

请关闭浏览器的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显示不全或者段落错乱。

原网页地址:https://www.huoq.com/books/99256/3461615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