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天剥夺了她拥有幸福家庭的权利,却给了她一个比家庭还要温暖的谢一。

——安然】

.

大概是因为跟许女士吵架的缘故,这段时间许念灵感枯竭,有时候在画室待上一整天,连色都调不出来。

她不得不承认,纵使跟许女士没有太多母女情分,但她还是很在意她的,她不奢求她能够理解自己,只希望她可以像普通家庭的父母一样,至少在自己孩子犯了错或者是做了什么值得夸奖的事时,不要吝啬跟她多待一段时间,也不要吝啬跟她多说一句话。

所以,因为这份该死的血缘,因为这份该死的在乎,她不止一次的向她低头。

这一次,也不例外。

电话那边不冷不热的应了一声,“有事?”

“我今天去学校了。

请关闭浏览器的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显示不全或者段落错乱。

原网页地址:https://www.huoq.com/books/99256/3461615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