哑巴半晌才开门,还有些衣衫不整。领子微微敞开了一点,其余的地方倒是很整齐。这样子不像是要脱掉,而是穿起来的时候太匆忙,忘记了最上面一颗纽扣。

哑巴这么早就睡了。陈枕想。

他把篮子塞到哑巴怀里,重复念叨“多的”“多的”。给穷人施舍关爱,还要注意他们的体面,不是吗?

哑巴没有拒绝,然后请他到屋子里坐坐。

陈枕也没有拒绝。但有什么好坐的呢,一间房,四堵墙,还有一扇破窗。

太惨了。比他还惨。

人阿,虽然自己获活的不怎么样,但是还有余地施舍给别人的时候,就有了种从比较中升腾出的幸福感。陈枕的善良度直线上升,前些时还想着世人死绝了不关我的事,现在变成了好好活着吧,我比她强多了。

“不好意思

请关闭浏览器的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显示不全或者段落错乱。

原网页地址:https://www.huoq.com/books/99144/3458365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