哑巴吃完面没有立刻回去,而是跟陈枕比划了两句:“请您跟我去屋子里。”

一个陌生女人邀请一个男人进入他的屋子。

陈枕没有多想,因为他感觉哑巴是个好人。

陈枕跟着她来到屋子里,发现地上铺着稻草,连床盖的被褥也没有,窗户破烂不堪,外面的风霍霍地往里头灌。

真可怜。

“要我借你一床被褥么?”

陈枕虽然生活艰难,可好歹还有糊口的钱,从旧衣柜里翻出一床破了洞了棉絮也不是什么难事,他知道此刻哑巴也不会在乎那个不够体面的破洞。

哑巴果然点点头。

陈枕没有多说什么,转头回家,过了半晌拿了一床海蓝色的碎花被褥,一床发了黄的裸棉絮。另外,他小臂上还挽了两个拳头大小的铁桶

请关闭浏览器的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显示不全或者段落错乱。

原网页地址:https://www.huoq.com/books/99144/3458365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