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年后。

却说京城脚下有处早点夜宵摊,乡里十村八地的邻居都来吃他家的早点夜宵。

早点摊上支起一杆子旗帜,上面用楷书穹劲有力地写了个‘陈’字,然后在布帛边角上缝了一圈红布三角,中间的布料选了简洁的天蓝色,人们见了这招牌都夸店家是个有文化的。

也有人为店家扼腕的,好好的读书人怎么就成了这早起贪黑的破落户;也有为店家感叹的,想来为了营生幸幸苦苦不容易,拿笔杆子的手都成了擀面杖了。

只有陈枕一个人,对这些虚言碎语充耳不闻,只顾自己早出晚归,好好打理这早点摊子。

这日他见太阳落山,再无宾客到来,便张罗收摊。

小摊小贩,其实收起来也不算快,一天来多少客人留下的残羹剩饭得存到一处,隔天一大早让收泔水的贩子拉走,能挣些铜板

请关闭浏览器的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显示不全或者段落错乱。

原网页地址:https://www.huoq.com/books/99144/3458364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