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枕听了这一席话,胸口如小鹿乱撞。

他平生哪里有被人如此重视过。

可是冷静下来后,他又感到惴惴不安,患得患失的情绪如火一般愈烧欲望。

“四……四公主,虽然……虽然您人很善良,对我更是照顾有加,可是,我的父亲就是我母亲的侍郎,我曾发誓就算终身不嫁,也不做别人的侍郎。”

“你……真的这么介意身份么。”

的确,上官珑唯一无法给他的就是过高的身份,如果她要娶他,他也只会是从侧门抬进门的小侍,连侧侍都不够格,只因陈枕出生实在寒微。

“好,我不勉强你,什么时候你想好了……”

“我想好了。”

上官珑忽然挑眉道:“什么?”

“我要离开

请关闭浏览器的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显示不全或者段落错乱。

原网页地址:https://www.huoq.com/books/99144/3458364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