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刻,他觉得上官珑离他那么近,一种近到有危险的距离。床帏之间的空间狭小,所以对于彼此的气息,他都能清晰地感觉到。

温热而均匀的呼吸,在安静地能掉下一根针的氛围里,格外刺激着鼓膜。

温暖的湿毛巾从肌肤每一个角落划走,湿润的触感在每一寸肌肤上蔓延,空气顿时凝结了。

陈枕脸红得下一秒几乎就要滴出血来。

“我……我自己来。”陈枕慌乱中一把掠走湿毛巾,胡乱在手臂上擦了一下,然后就对上官珑说:“我没事了,您无需挂心。”

虽然陈枕如此坚持,可是上官珑没有丝毫想要放任自由的意思:“如果你觉得我不方便的话,我可以叫梅儿过来给你擦,这是退烧最有效的办法。”

“我真的没事,以前在醉仙楼也曾发烧,后来它自己就好了……”

<

请关闭浏览器的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显示不全或者段落错乱。

原网页地址:https://www.huoq.com/books/99144/3458364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