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并不是现在才有这个想法的,事实上他从一进入醉仙楼时,就有离开京城的念头。

京城,背负了太多人情冷暖,他的家破人亡,他的委曲求全,他的奴颜婢膝,他想离开这里,带着他唯一的希冀。

是日,风慢日迟,溪水伫不住,浑是东流去。

他向老鸨爹爹告了别,同如烟公子和小德告了别,一个人带着盘缠和画去了南街。

他徒步走到南街那处僻静的建筑前,这是小德口中的‘公主府’。

朱漆门前有一个硕大的石碑,上面用草字写着:文官下轿,武官下马。

呵,好是威风凛凛呢!

陈枕既没有轿也没有马,他只有一双腿,可不能下了。

“我是醉仙楼送信的,有东西要交给公主。”他聪明地知道凭自己的身份

请关闭浏览器的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显示不全或者段落错乱。

原网页地址:https://www.huoq.com/books/99144/3458363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