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官珑轻轻点头,笑道:“对的,我就是要他来题字,我相信他的字写的不错。”

面对上官珑突如其来的奇怪要求,陈枕红了脸,然后他畏畏缩缩地嚅嗫道:“还……还是不要了,下奴不敢糟蹋公主大人的画。”

上官珑拉下脸,觉得陈枕太胆小太啰嗦了:“本宫让你题你就只管题,题坏了本宫再画一副。”

不知道为何,她忍不住在他面前使用了本宫一词,这是她第一次在除了皇宫和公主府外的地方使用这个词。

陈枕抿了抿唇,只好硬着头皮接过毛笔,那毛笔的质地他可能前半辈子都没有触碰过。

是徽州正宗的狼毫笔。

笔触轻软,蘸在黑色的油墨中,瞬间融为了一体。

待到再拿出来时,油墨与毛笔浑然一体,吸足了水的笔尖像一只倒立的露水

请关闭浏览器的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显示不全或者段落错乱。

原网页地址:https://www.huoq.com/books/99144/3458362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