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枕收起眼泪,抽了抽鼻子:“不,事关公子幸福,陈枕就是豁出去性命也值得,我一个字都没有讲给容婆子听。”

如烟公子拉起他的手放在自己手心,连连道:“我知道、我知道。”

然而,陈枕的希望还是落空了。

不知道为何,上官珑一连两个月都没有再来醉仙楼了。

莲花从盛开至凋谢,如同陈枕的希冀,一同随着时间破灭了。

***

房间内,陈枕守候在门前,小德正在伺候王小姐饮茶,那镶嵌了鹅蛋大小翡翠的金边靴子,踏在一尘不染的地板上,另一只脚吊儿郎当翘着二郎腿。

如烟公子在桌边弹着琵琶,看得出来他脸色奇差。

可是那伪装出来的笑颜,比哭还难看。

请关闭浏览器的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显示不全或者段落错乱。

原网页地址:https://www.huoq.com/books/99144/3458362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