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枕在灯下绣着荷包,在那朵莲花下绣上了碧绿的湖水,莲叶下藏着一条金色的鲤鱼儿,恰似鱼戏莲叶间。

“我以往这么晚来同你聊天,你都绘声绘色地同我讲你今天干了什么,怎么今天这么沉默?”小德诧异道。

陈枕也很诧异:“我有吗?也许……有点累。”

小德佯装冷哼:“哼,我不信,你今天都没有干什么活,只是绣荷包而已啊。”

陈枕气结地轻轻踹了他一脚:“你这小孩子,你们公子房间里大大小小放置不是我擦得呀,还有那地上的乱衫不是我整的么,再胡说我没有干活,仔细我敲你头。”

小德嘻嘻般笑的狂癫,接着与他靠近两分,挽上他的玉臂,接着微弱的烛光看向他的荷包:“哦!……你绣了水和鱼,我们陈哥哥思春了哦!”

陈枕捂上他的嘴,瞪大眼睛道:“臭

请关闭浏览器的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显示不全或者段落错乱。

原网页地址:https://www.huoq.com/books/99144/3458361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