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过想象归想象,陈枕知道自己大概这一辈子都不会有机会知道的。

毕竟像他这样身份低贱的人,想要接触到达官贵人简直难如登天,阶层与阶层之间隔着厚厚的壁垒。

陈枕二话不说,乖顺地开始打扫如烟公子的房间。

令人称奇的是,如烟公子告诉陈枕,这古怪的小姐竟然没有碰她,而是作了一夜的画!

陈枕适才想起刚才被自己捡到的那张美人图,的确是将如烟公子栩栩如生地绘画了出来。

“她画的不错。”陈枕情不自禁称赞道。

如烟公子也是懂得赏画之人,他虽然知道上官珑画的不错,可是想到接下来要面对爹爹做出的解释,他就头大如斗。

“公子公子,那个名叫王娉婷的官家小姐吵着今晚要点你——”小德刚从老鸨爹爹那里回来,手里

请关闭浏览器的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显示不全或者段落错乱。

原网页地址:https://www.huoq.com/books/99144/3458360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