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时,周围的人全都缓过神儿来了,纷纷应和道:是啊,凭据何来?总不能你说是你写的,就是你写的吧!

没错,换了别人我们或许相信。但是你谁会相信?谁敢相信?

要我看,除非你再作诗词一首,如果还有此等水准,我们就相信!

不不,这不行。还是那白胡子老头,摆着手道:你们又怎知他没有将其它的好诗词一并买下?然后背了个滚瓜烂熟来羞辱我们?

呃,这倒也是,那怎么办?众人面面相觑。

唉!

纪云轻轻叹了口气,看着老头道:您老还真不肯消停啊,这要是我证明有这个能力,你是不是又要向我道歉?

对!老头胸脯一挺,相当硬颈地道:如果纪公子真有这个本事,我自当向你道歉!

呵呵! <

请关闭浏览器的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显示不全或者段落错乱。

原网页地址:https://www.huoq.com/books/98859/3450354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