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云走的时候没有再坐马车,因为他忽然想起今天是个重要的日子,所以执意步行,告别王图之后就一个人往城南方向去了。

而王图则还犹如做梦一般,恍恍惚惚地回到于永年身边,然后直勾勾地望着老头发愣。

怎么,你还没醒过神呐?于永年瞧他这副模样,不由发笑,这世上高人多的是,偶尔藏于民间也不算稀奇。

可是他也太年轻了吧?

你看到的,未必是他的真实年龄。于永年一副见多识广的样子,高人行事神鬼莫测,岁月对于他们而言就是那水中月镜中花,不存在的。

那您说他有多少岁了?

这个不好猜,也没必要猜。于永年笑道:你我只需知道他不是普通人就行了,而且他显然也不想让别人知道他的真实面目,所以才混出了一个纨绔之名。既然如此,你以后也不要在外人

请关闭浏览器的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显示不全或者段落错乱。

原网页地址:https://www.huoq.com/books/98859/3450353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