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玉为堂金作马,珍珠如土金如铁。

金陵城纪家早在百年之前便已是当地富豪,现如今更成了两江首富。江西江东,江南江北统统都有纪家的生意,而其中最大的进项便是漕运。

用纪云第二世的话来说,就是物流,还是顺丰级别的。

此刻的纪家正是繁花似锦的好时候,豪阔程度常人根本无法想象,即便最下等的丫鬟也是穿金戴银,所以出了个败家子纪云根本不当回事,反正这钱够他糟蹋几辈子的,只要他不出去杀人放火就好。

此刻纪云正往母亲的屋子跑去,虽然隔了一千多年,但这条路依然清晰记得。

道路两边的下人奴婢纷纷避让,尤其那些有几分姿色的丫鬟更是唯恐避之不及,生怕会被这位三少爷拽进某个角落里上下其手,甚至行那鱼水之欢。完了这家伙一点事儿没有,受害者却要被执行家法,甚至赶出纪府

请关闭浏览器的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显示不全或者段落错乱。

原网页地址:https://www.huoq.com/books/98859/3450350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