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梦方觉晓,平生我自知恩师诚不欺我,果然,果然纪云轻拍额头,哑然失笑,旋即环顾四周,忽然有感而发,香冷金猊,被翻红浪,起来人未梳头。任宝奁闲掩,日上帘钩。生怕闲愁暗恨,多少事、欲说还休

公子念得好词,听这意境,可是特意为奴婢所作?床边那衣衫半裹,长发披肩的女子转过身来,一双美目含情脉脉地看着纪云,娇声问道。

呃,今天是什么日子?纪云记得她是春雨楼头号花魁倾城姑娘,却记不得这是哪年哪月。

今天,是你我相识满月的日子。也是公子为奴婢梳头满七天的日子。倾城姑娘满面羞红,只往情深处想,却不知纪云的思绪早已飞向了其它地方。

想起来了,天火朝正和九年三月初八我在春雨楼给倾城姑娘梳的头,七天之后那便是三月十五。正和九年三月十五,距离我们纪家被满门抄斩还有半年时间

请关闭浏览器的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显示不全或者段落错乱。

原网页地址:https://www.huoq.com/books/98859/3450349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