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志天挥动衣袖,泛起满天白茫茫的雾气,浓烈稠密,覆盖周边数千座巍峨大山。妖将刺猬见张志天只管逃,鄙夷不止,看张志天身上灵气惊人,心动地咽了咽口水。妖将刺猬路过重重军帐,巡逻守卫严明守则,走进圆柱形的大帐内,伏在地上。一只巨大的独腿鸟,身上羽毛华丽无比,金光闪烁,端坐在木塌之上,手握一支白色羽毛笔,蘸着一团黑乎乎的汁液,批改着一摞厚厚的折子,看着跪在地上的妖将刺猬,揉揉眼睛,慵懒道:“什么事?快快说来。”

妖将刺猬不敢抬头,头死死贴在地上,声音尖细:“妖帅,刚刚有人横冲军阵,打伤我不少妖兵,更是口出狂言,辱骂妖帅是。。。。。。是废物!妖帝无能。”

毕方眼中露出一道锐利的精芒,似乎要刺破天空,盯着妖将刺猬,怒声道:“好大的胆子!他朝什么方向逃了?”

妖将刺猬心中暗自得意,道:“向西方逃了。”

请关闭浏览器的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显示不全或者段落错乱。

原网页地址:https://www.huoq.com/books/98843/3450157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