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晌,静安结结巴巴的开口:“贫尼该死!贫尼有眼不识泰山,得罪了国师大人,求您大人不计小人过,就饶了贫尼这一回吧。”

这静安,其实心里还是有些计较的。

她见葛清秋虽身居高位,可却也只是个看上去极其面善的年轻姑娘,便存着一种扮可怜想蒙混过关的心态,一瞬间,便哭得满脸都是泪痕。

谁知,葛清秋看其这副模样,却只是微微一笑,摇了摇头。

“静安师太这话说的轻巧,既然是该死的罪过,那怎么能轻易饶了呢?只是,这里到底是佛门之地,也不好开杀戒,该怎么办呢?”

她做出一副为难的模样,像是认真的思考了一会儿后,脸色陡然下沉,沉声吩咐:“来人!把这老刁货给我拖出去,重打五十大板!”

话音落地,立刻有两个黑衣护卫从天而降。

请关闭浏览器的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显示不全或者段落错乱。

原网页地址:https://www.huoq.com/books/91157/3715327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