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慰了一番严蕊之后,严蕊忽然问道:“夫君,你看咱们的女儿了吗?她长的像谁啊?”

吕布呵呵一笑说道:“我还没来得及看她呢,我忙着先来看你了!”

严蕊不由白了吕布一眼说道:“夫君,妾身天天陪着你,有什么好看的?还不把咱们的女儿抱过来,让我好好看看!”

这时候,蔡琰正抱着孩子,貂蝉和张宁在好奇地在旁边盯着看呢!

三女听到严蕊得话,连忙将孩子小心翼翼地抱过来,放到了严蕊得身边。

吕布不由得向自己的女儿看去,只看到孩子小脸皱巴巴的,小手小脚小的可爱,皮肤似乎是透明一般,能够清晰地看到里面的血管。

这就是自己的女儿!

看着小小一点的婴儿,一股血脉相连的浓浓的亲情油然而生。

吕布不由伸出手来,想抚摸一下婴儿的脸颊。

不过在快要抚摸到的时候,却又紧张地停了下来。

宝宝实在是太小了,吕布的手又奇大无比,一只手,比宝宝的脑袋都要大的多。

吕布害怕自己下手没有轻重伤到孩子,不由又将手收了回来。

不过内心的喜爱,怎么都遮掩不住。

“哇,好丑啊!”

“怎么会这么丑?”

霍,这谁家孩子啊,这么不会说话?

吕布不由满脸不高兴地回过头来,发现说话的霍然是甄宓和黄月英两个丫头。

估计是蕊儿生产的事情被她们知道了,她们就好奇地跑了过来。

吕布得心思一直都放在严蕊和孩子身上,根本就没注意到她们是什么时候来的。

看到吕布回头,黄月英不由皱眉问道:“吕布哥哥,你这么英俊,蕊儿姐姐这么漂亮,怎么你们的孩子这么丑吧?不会是抱错了吧?”

霍,你以为是在现在医院里呢!能把孩子给抱错?

这里就蕊儿一个孕妇生孩子,上哪抱错去?

吕布不由黑着脸对黄月英说道:“月英啊,小孩子刚生下来的时候都这样,过几天就好了。你们刚生下来的时候,也是这样的!”

甄宓不由满脸不信地说道:“我才不信呢,我生下来的时候,才没有这么丑呢!”

吕布哈哈一笑说道:“不信的话,你回家去问问就知道了。”

这时候,严蕊看着吕布说道:“夫君,你给咱们的孩子起个名字吧!”

吕布点了点头,做出思索的样子。

半晌之后,吕布说道:“不如就叫吕玲绮好了,小名就叫绮儿。”

严蕊听了之后不由说道:“玲绮,吕玲绮,绮儿,好名字!”

严蕊不由用手指轻轻碰着吕玲绮得小手指,一边说道:“绮儿,你父亲给你起名字了,还不快谢谢你父亲?”

“哇,哇,哇!”

结果,吕玲绮哇哇大哭起来。

黄月英不由咯咯笑道:“吕大哥,你起的名字好丑哦!你看看绮儿都哭了!”

吕布不由得满头黑线,霍,以前怎么就没发现这丫头居然这么毒舌啊?

严蕊不由笑着说道:“绮儿饿了,快叫奶妈过来给她喂奶。”

吕布叫来奶妈,抱着吕玲绮喂奶去了。

然后见严蕊十分疲倦,便让她好好休息,吕布喊着众人从屋里退了出来。

屋子里只留下两个小丫鬟,令她们好生伺候着。

这时候,严蕊产女的消息已经传递出去,吕布的一干属下纷纷上门道贺。

吕布喜气洋洋地接待着来宾,当天大宴宾客。

并且府上所有的仆从,月钱都翻倍。

……

此时吕布废立皇帝,扶持献帝刘协登基,朝上朝下敢于反对他的声音,不是被砍头就是被逼无奈辞官逃逸。

整个朝堂,文武百官,无不摄于董卓的淫威之下,无人敢于反抗他的淫威。

董卓的胆子开始越来越大,内心的越来越旺盛。

不但纵容手下的士兵在城里行凶,董卓更是恣肆妄为。

在民间抢夺了不少女子,日日行乐。

不过很快董卓就玩腻了,失去了新鲜感。

然后,董卓就想到了宫中的女子,忍不住怦然心动起来。

宫里的女子,是只有皇上才能动的。

自己能够随意玩弄皇上的女人,光是想想就令董卓无比的兴奋。

这时候,宫里的侍卫,也全都在董卓的控制之下。

于是,董卓带着侍卫,大摇大摆地进入到皇宫的内宫里面。

献帝刘彻听闻董卓来到内宫,慌忙前来拜见,被董卓给撵走。

然后董卓在后果之中行走,忽然看到一个宫女生的极为水灵,水嫩的一把都能掐出水来。

董卓当下不由食指大动,忍不住留着口水,色迷迷地向那个小宫女走去。

小宫女被吓了一跳,匆忙转身就逃。

董卓是个大胖子,二百五十斤上下,根本就跑不快,追不上这小丫头。

见小宫女要跑,董卓当场指挥手下的士兵将小宫女抓住。

然后命令手下士兵将小宫女抓进屋里,并且按在床上,供他行乐。

完事之后,董卓随手将这个宫女赏给随身侍卫。

并且自己搬个椅子,坐下饶有兴趣地看着这一切。

不得不说,董卓心理已经严重变态。

有了这一次之后,董卓简直越发不可收拾,这种事情是会上瘾得。

自此,宫里但凡有些姿色的宫女,根本逃脱不了董卓的手掌心。

不但是宫女,就连老皇上的嫔妃,都难逃董卓的魔掌。

这一日,董卓转悠转悠,忽然转悠到一处华丽的院子前面。

董卓抬脚就往里走,却是被门口的宫女给拦住了。

“站住,这是公主的行宫,任何男人不得入内!”

什么?

这里面住的居然是公主?

嘿,真是巧了,皇上的女人老子都玩过了,还就是没玩过公主呢!

一听这个,董卓不由得乐了,当场掏出长剑,向门口的小丫头刺去。

两个小丫头当场被吓得惊叫而逃。

董卓闯进里面,看到一个女子又惊又怒地从里面走出。

看到董卓,不由怒斥道:“放肆,我乃公主,你一介外臣,怎么能随便乱闯?”

董卓向公主看去,见公主果然生的花容月貌,尤其是公主身上的富贵之气,是民间女子绝对没有的。

董卓不由垂涎欲滴地说道:“哈哈,你就是公主?我玩的就是公主!”

一边说着,一边就向公主扑了过去。

公主平时何曾见过如此荒唐之人?顿时被惊呆了。

最后,被董卓一把抱进闺房之中……

事后,公主两眼呆滞,在梁上挂了三尺白绢。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