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默凌空一脚,大腿像一把扫帚,直接将冲上来的几个保镖踢飞。

杨凯天当场就震惊了,他这几个保镖可是精挑细选的,不说身经百战,但一个打两三个绝对没问题。而且现在他们六七个人一起上,就算对方有三头六臂,也不可能扛得住。

但是现在,眼前这个张默竟然只用了一脚,就将他们全部踢趴下。

“你是武者?”杨凯天声音有些颤抖的问道。

“我是谁不重要,重要的是你还能叫来谁?”张默淡淡的问道。

“你……”杨凯天当场语塞,显然从张默的态度他可以看出,张默并不惧怕他背后的那位武者。

张默见杨凯天被自己一句话堵住,不由意兴阑珊的说道:“如果你没招了,那我可就要出招了。”

说着,张默打了个响指。

接着,只见那一个个穷凶极恶的保镖像被电击了一样,浑身一阵抽搐,就差没有口吐白沫。

“你对他们做了什么?”杨凯天有些惊恐地问道。

张默完全没有搭理杨凯天,只是看着那几个保镖冷漠的说道:“给我从这跳下去。”

说着,便见张默指向破开的落地窗。

这可是十二楼,跳下去绝对会摔成肉泥。

杨凯天莫名其妙的看着张默,只觉得这个张默有神经病,你让他们跳他们就跳吗?

然而这时,躺在地上抽搐的几个保镖僵硬的站了起来。

接着,一蹦一跳的走向破裂的落地窗,跟电影里的僵尸差不多。

杨凯天当场就差点吓尿了,难以置信的揉了揉眼睛,他以为是幻觉,但是他的那些保镖真的朝破裂的落地窗蹦去。

“喂,你们做什么?这可是十二楼,你们不要命了吗?”杨凯天大喊大叫,试图叫醒他的这些保镖。

但是,这些保镖根本听不见,依旧一蹦一跳的朝破裂的落地窗走去。

接着,一个接一个的跳了下去,像下饺子似的。

“啊?”杨凯天忍不住叫了出来,他只觉得头皮一阵发麻,这太诡异了,张默究竟对他们做了什么?

这时,只见张默目光冰冷地看着杨凯天说道:“打电话吧?把能替你出头的人都叫过来,我会让他们一个个从你面前跳下去。”

“你……是恶魔?”杨凯天惊恐地看着张默。

“恶魔?”张默冷冷笑了笑,说道:“恐怕恶魔见了我也得让我三分!”

“你……究竟是谁?我舅老爷可是宗师境的武者!”杨凯天壮着胆说道。

“宗师?”张默哼哼笑了笑,不屑一顾的说道:“区区宗师,在我张默面前算什么?你要是觉得你的舅老爷能保住你的命,尽管打电话让他过来,否则下一个就是你从这跳下去。”

杨凯天脸色一阵惨白,他可不想从这跳下去,只见他手脚颤抖的拨通舅老爷的电话。

“嘟……嘟嘟……”

电话响了,但是却被对方掐掉了。

“嘟……嘟嘟……”

杨凯天不甘心,再次拨通舅老爷的电话,但是依旧被挂了。

如此三次,电话终于有人接了。

杨凯天喜极望外,连忙喊道:“舅老爷……”

“不要说话,听我说。”电话那头传来舅老爷的声音,杨凯天不由一怔,乖乖的闭上嘴,仔细聆听。

只闻电话里的人说道:“凯天,你这回过分了,我虽然不知道你惹了谁,但这个人连舅老爷都惹不起。刚才我接到一个电话,对方的身份非同一般,他告诉我,若是我敢插手你的事,我们杨家就等着被灭门吧。”

“啊?”杨凯天顿时呆若木鸡,整个人僵在原地。

“凯天,你懂我的意思吧?认命吧,你这辈子也够本了,下辈子好好做人,安心上路吧。”电话中的人无助的说道,接着便挂了电话。

电话一挂,杨凯天顿时心若死灰,他没想到眼前这个衣着普通的年轻人,竟然连他舅老爷都惹不起。而且若是他舅老爷敢插手,对方就会灭他杨家满门。

以张默耳力自然能听到电话里交谈的内容,估计是刘队长派人暗示的。

“算了,暂且放这杨家一马。”张默喃喃说道。

以张默的性子,肯定是要杀杨凯天满门的。但是这里是华夏,不是修仙界,不能说杀就杀,需要一个合适的借口。

不然,很容易侠以武犯禁,遭当权者的忌惮。

既然有人给那姓杨的武道宗师一点暗示,那说明他们的底线是不牵连杨家。

或许张默自己不怕,但张默终究不是光棍一个,他还有母亲、老婆、小老婆等亲人。

而她们,却只是普通人。

若是当权者有意跟张默过不去,有的是办法,热武器可不是白造的!

张默收敛了下气息,朝杨凯天看去。

杨凯天浑身直打颤,站都站不稳,仿佛被死神一样盯着。

“该你了!”张默冰冷无情的声音陡然响起。

杨凯天浑身一紧,接着只见张默屈指一弹。

下一刻,杨凯天浑身一阵抽搐,然后便跟那些保镖一样,一蹦一跳的走向破裂的落地窗。

最终,咚的一声,跳了下去。

方才张默施展的是摄魂咒,比听话诀咒高一个等级,中咒者神志不清,任由施咒者摆布。

处理完杨凯天,张默径直离开客房。

既然刘队长已经插手,善后的事自会有人来处理,不需要张默操心。

来到会所楼下,喝了杯热水的叶雨已经平静下来。

见此,张默内心稍安。

“处理完了?”唐静初问道。

“嗯。”张默应道。

“怎么处理的?”唐静初好奇问道。

“他们良心突然发现,觉得自己这辈子造的孽太多,没脸活在世上。于是,一个个羞愧而死。”张默一本正经的说道。

唐静初一脸无语,忍不住白了张默一眼,说道:“信你个鬼。”

“走吧,事情都处理好了,没必要再待在这了。”张默说道。

“嗯。”唐静初应道。

随后,只见张默一手牵着叶雨,一手拉着唐静初,左拥右抱的走了出去。

路过的男男女女纷纷侧目,男的羡慕万分,厉害啊!女的鄙视无比,渣男!

张默视若不见,任你崇拜也好,鄙视也好,面色都波澜不变。

出了海马私人会馆,只见一辆军车疾驰停下,上面下来一个人,英姿飒爽,长发飘飘,臀圆丰满。

是熟人,欧阳灵燕。

欧阳灵燕急步走来,看着张默心慌问道:“你没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