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底的想法如同疯草般生长起来。

原来,他不是特别的。

这是他一直以来最害怕的事,骗子可以把对他做过的事情完完整整,甚至更近一步的演绎在别人身上。

他真是被抓的死死的。

虽然是这么想的,但身体很诚实的拽着少年的脖领子,一把拉回了怀里,削薄的唇冷冽的吐出两个字:“不送。”

艾瑞斯阴沉着一张脸。

冷空气在两人周围蔓延着。

慕子柒背后靠在炙热的胸膛,嘴角微不可察的勾了勾。

“斯哥,恪快回来了,他的人气挺旺的,你要不要去接接他。”

艾瑞斯深吸口气,最后无奈的用手指戳了戳靠在男人怀里的脑袋:“傻弟弟。”

慕子柒嘿嘿一笑,催促道:“快去吧,等考完试去找你。”

艾瑞斯冷声一哼,大步离开了。

陆叶陆瑶相视一眼:“少爷,公司那边还有活动,我和弟弟先去了。”

“什么活动这么着急啊。”慕子柒从顾寒霆怀里出来,向两兄弟眨了眨眼:“这么久不见了,你俩也没想我。”

陆叶:少爷,您可轻点吧,您回头看看那尊大佛,是要把我们吃聊眼神啊。

陆瑶神经就没那么仔细,轻哼一声:“想你跟我比个游戏。”

“好啊。”慕子柒手一拍:“既然如此,那就现在吧,正好要吃饭了,吃完再走也不迟。”

完全忽略了身后压抑的气氛。

陆瑶这时候才抬头注意到偶像的脸,以为是打扰到慕子柒学习,毕竟人家下午还有考试,改口道:“算了,等下次有时间的吧。”

陆叶本想着这孩子开窍了,结果下一句就是:“吃个午饭应该不要紧。”

慕子柒回眸,完全忽略了那张神情幽怨带着几丝责备的眼神,一脸无害的问道:“可以吧哥,我也好久没看到钱袋了。”

顾寒霆就那么一错不错的盯着他,想从她脸上看出几分和他相同的心情。

但是失败了。

连那颗跳动的心都如同浸入冰冷的湖底。

性感的薄唇危险的勾了勾:“当然可以。”

陆瑶瞬间打了个寒战,悄咪咪的探头问道:“二哥,你我是不是前段时间执行任务受凉了?怎么有点冷呢?”

“呵,呵呵,呵呵呵。”陆叶冷笑着,估计这顿饭要用你休假换了,官方口吻道:“长大了,自己挖下的坑,自己埋吧。”

最好把自己也坑里,我还能省下不少心思去教育松松。

“少爷,让瑶瑶在这陪你,我还有事,下次在来。”着脚底抹油就准备逃跑。

还没到门口,身后传来冷幽幽的声音,陆叶没想到让人脊背发寒的声音是从少爷口中出来的:“一顿饭而已,你要走了,是不是太不给面儿了,叔叔。”

最后兄弟俩一个自愿一个被逼,坐在餐桌上吃起了饭。

“钱袋怎么没来?”慕子柒咬着筷子夹了块鸡排。

留下他们完全是转移自己的注意力。

她跟顾寒霆单独在空间里,那岂不是让他得逞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