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立空间中,此时的组队热潮可谓是拉到了极致。

无数队伍都在招人,亦有无数的人推销自己。

例如这样的:【以大佬的名声吸引旁人类型】

“小队缺人了嗨,本队由龙族数一数二的天才领队,跟着大哥混,准没错!

目前仅剩下一个名额了,各位兄台先到先得了欸。”

还有这样的:【佛系招人类型】

“招人了,招人了,有意者请加入本队,五等二。”

-来自录音灵石的不断复读。

佛系小队已经佛系的自己懒的喊了。

以及这样的:【钢铁直男队类型】

“本队招人,欢迎修为高于灵宗境界(同第十二大阶位)的兄台加入我们。”一名面色平淡的男子喊道。

这时,一名长相较为娇俏的女子闻言就赶过来了。

“几位兄长,请问,我可以加入你们的队伍吗?”女子纤指指向自己,娇声问道。

这几名组队招人的男子,一看服饰就知道是御虚圣宗的内门天才弟子。

若是能傍上这支队伍,她何愁晋级无望?

而进这支队伍的代价,只需向他们撒个娇,给他们一点甜头罢了。

这种事,她老轻车熟路了。

“你的修为是什么境界?”男子问道。

“抱歉。。。我还没有达到你们的招收条件。。。不过我。。。”

不待女子把后面的话说完,男子就直接摇了摇头,“抱歉,这位姑娘,你并不符合我们队伍的招收条件。”

不只是这名男子,其身后的几名队员也是纷纷摇头。

女子暗地里咬了咬银牙,心道,“这几个男人是怎么回事?都不待人家把话说完。

一般情况下,只要我一撒娇,这些男人都会同意我的要求的。”

结果没想到的是,这几位男子根本不给她说完话的机会。

不过,女子并未对此气馁,反而拉着一名男子的袖袍,玉臂轻轻摆动,娇艳欲滴的红唇微微糯动,撒娇道,“好兄长,你们就行行好,答应人家吧,人家保证不会拖你们的后退。

你们就答应人家吧?好不好嘛~嗯~”

谁知,那名衣袖被扯的男子不仅神色没有丝毫变化,甚至还猛的一甩衣袖,直接把女子给甩开了。

不待女子说话,那名男子手中就凭空多出了一块长方形玉板,玉板上赫然写着【男留姓名,女自强】几个大字。

静!

这下,不只是女子一副‘我人傻了’的模样,近乎全场人都是一副目瞪口呆、说不出话来的模样。

这尼玛。。。什么操作???

神特么的‘男留姓名,女自强’。

在这二十分钟准备的时间中,不少组队成功的队伍都已登台,但是,组队热潮并未因此而声势减小。

组队热潮还在热火朝天的发展着。

…………

与此同时,萧白等人所在的位置。

此时,萧白及二狗等人、小和尚父母以及南宫玄和南宫流云都围聚在段无洛所躺的棺材周围,讨论着参赛队伍名单这件事。

目前,已定的队伍参赛名单为:南宫云陌、张轼歌、泠昕芸、段无洛、王昊、小和尚,共六人。

但是本轮比赛的队伍名额要求为七人队伍,既不能多,也不能少,而目前萧白他们才凑齐了六人,还差最后一人。

所以,萧白就有些头疼了。

“师尊,不如让瑶音上?”张轼歌握着张瑶音的小手,提议道。

萧白嘴角抽了抽,秀恩爱,又是秀恩爱。

我看不见,我看不见。

“可是,瑶音并没有报名啊。。。”萧白挠挠头说道。

因为张瑶音最近在突破境界的紧要关头,所以为了稳妥一点,张瑶音并未报名参加此次比赛。

四不像也因为躲避二狗的原因,错过了比赛报名。

如果张瑶音或是四不像报名了的话,哪还会这么苦恼?队伍直接就组成了。

“也是。”众人神色一黯,幽幽说道。

“比赛马上就要开始了,这可咋整?”萧白来回渡步,着急的喃喃道。

“现在大多数参赛弟子都已经组过队伍了,我们现在拉人也有些晚了。。。”司飞翰托着下巴,眉头微皱,沉吟道。

“如果现在有品行不错,而且又落单的人在就好了,最好还是熟人。”柳时叹道。

“唉,哪会有这么巧的事情啊?”萧白幽幽叹道。

今天若是在第一轮就被淘汰了,那。。。

那可真是。。。。

太丢人了。。。

随着萧白的叹息,系统也幽幽一叹,“是啊,哪会有这么巧的事情发生啊?”

系统的话音才刚刚落下,南宫云陌那略带惊讶的声音就突然响起了。

“咦?!你们快看背着那把巨剑的人!”

系统:……

不会吧?不会吧?不会真的这么巧吧?

众人顺着南宫云陌所指的方向看去,果真看到了一名身负巨剑,一脸茫然无措的俊秀青年。

这名青年长相较为俊秀,身材欣长均称,大约足足有八尺之高。

只不过。。。他现在的眼神貌似有些迷茫。。。

跟迷路的小羊羔似的。。。

“云陌,你认识他?”萧白疑惑的问道。

系统:千万别认识啊。

南宫云陌微微点头,“也算是认识吧,以前有一点过节。”

“啪!啪!啪!”

冷冷的巴掌在系统脸上胡乱的拍~

-节选自刘德华的《冰雨》

系统:这特么怎么会有这么巧的事?

萧白:感谢系统老铁送来的毒奶一份,万分感谢!

随即,南宫云陌又看向张轼歌及小和尚,笑道,“此人,两位师弟应该也还记得吧?”

张轼歌及小和尚先是微微一愣,随后看青年男子的眼神又认真了几分。

突然,张轼歌及小和尚齐齐一惊,惊声问道,“师兄,这位不会就是当年在一座城中,跟我们抢静心法诀,在被你狠狠的收拾一顿后,说是要再次挑战你的小城主吧?!”

南宫云陌重重点头,回答道,“没错,正是他。”

“卧槽!”

“卧槽!”

张轼歌和小和尚这一次惊讶的只剩下卧槽了。

“龟龟!这变化也太大了吧?”小和尚叹道。

“是啊,当年大师兄收拾他的时候,他还只是一个纨绔子弟而已,如今变化竟然这么大了!”张轼歌也是叹道。

不仔细看的话,他还真的认不出来这是昔日的那位纨绔小城主。

萧白等人:……

所以,这到底是哪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