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所长见周倜不愿意出头强怼刘议员,眼里闪过丝可惜。

但这也是个人精,话题一转就和两人聊起了趣事。

一壶茶喝完,面子做到,周倜便起身提出告辞,嘴里也客气着说:陈所是个好朋友,以后常联系,有时间聚聚。

这就是存粹的场面话了,有时间聚聚这“有时间”估计永远也没有,就像周倜以前常听人说“下次我请”,却从没等到过下次。

出门时陈所送了一送,可他们刚走到警局门口时,另一边迎面也走过来一帮人。

“浩贤哥,就是他们!”

一声喊声吸引了周倜的注意,他抬头看过去,正是那帮搞事的韩族人。

不过这会儿那四人身边多了两位。

其中一个是被称为浩贤哥那位,身上的西装看起来很高档

请关闭浏览器的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显示不全或者段落错乱。

原网页地址:https://www.huoq.com/books/6756/5354286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