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倜他们离开面馆时,大街上已经是群魔乱舞的模样了。

清晨短暂的和平就像一种错觉,当太阳升到头顶时,箱庭的大街小巷已经被战水淹没。

理论上只要是头顶没有天花板的地方就可以随便开打,没有友军,人尽敌国。

唯一能让乱战各方暂时达成统一战线的就是街上出现了穿着清凉的小姐姐,那都是重点袭击对象,尤其是穿了白色衣服的,更是会被凶猛集火,老司机别问为什么。

自发的泼水大战拥塞了古城周围的街区,沿着箱庭古城护城河四周的交通几近瘫痪,男女老少都醉心于酣畅淋漓的大战。

横跨马路的水管向路中间喷洒着水拄,也有人在道路两傍设立的水池端把水泼向看见的任何人。

楼上的人向街道上的人大盆大盆地倒水,居高临下,享受那种只有我打你不能你打我

请关闭浏览器的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显示不全或者段落错乱。

原网页地址:https://www.huoq.com/books/6756/5354282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