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游轮通过世界通道抵达地球一侧后,周倜身上的神性理想陡然被压制到最低状态。

没多没少,不增不减,但就像变成了一股惰性气体,不再和外界进行反应,周倜也随即失去了神性带来的一切便利,更无法驱动神性撬动规则施法。

这也很好理解,神性是一个世界的规则具现,异世界的神性到了地球自然就无法再起作用,这就像白鹰的警察到了东煌没有执法权,西方的牛顿管不了东方的牛逼是一个道理。

周倜下意识的瞟了一眼周天河,因为那也是一个拥有大量神性的家伙。

这一眼纯属下意识,没带什么心思,所以是无目的性的瞟过去,就类似站在街上漫无目的的随便扫视,并不会因为视线聚焦引起敏锐之人的警觉。

正是这一看让周倜看到了一些不一样的东西。

那周天河脸上的

请关闭浏览器的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显示不全或者段落错乱。

原网页地址:https://www.huoq.com/books/6756/5354279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