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倜觉得今天自己这儿称得上门庭若市,人来人往的跟走城门似的。

“来啦~”周倜招手打了个招呼。

周倜应该是短时间内激动的次数太多了,有些应激性疲劳,这会儿有点提不起精神,懒懒的。

关雨眉头轻挑,问周倜:“主公可是身体不适?雨略通岐黄之术,可为主公诊治一番。”

“不是,没有不适。”周倜摇摇头,想了个比喻:

“这就好像我正在看球赛,进第一个球的时候我会欢呼呐喊,进第二个球的时候我会兴奋雀跃,但如果上半场就十比零了,这时候如果再进一个,我也就能说出声‘哦’了。”

“原来如此,是雨来的不是时候。”关雨的情绪变得低落,任她平时元气满满哈气十足,这时也多少有些失落。

周倜抓了抓头,见状有些不

请关闭浏览器的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显示不全或者段落错乱。

原网页地址:https://www.huoq.com/books/6756/530984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