屋子里,周倜和芭蕾茜对面而坐,周倜坐在床上,芭蕾茜搬了个凳子坐在他对面。

周倜一时找不到话题,张了几次嘴,不知道该说什么,主要是刚才那情景让周倜有种和二奶偷情时被三姨太抓住的尴尬?

半晌,周倜站起身,从挂在墙上的外套口袋里拿出一支口红。

“那个,我准备了礼物,也不知道你会喜欢什么,但这颜色我很喜欢。”钛合金一样的直男式表述,还好这口红的颜色确实是爆款,而不是直男认为女生会喜欢是骚粉色。

“谢谢指挥官。您送的礼物,无论是什么我都喜欢。”

直球,但周倜没接住。

两人又不说话了,屋子里变得安静。

芭蕾茜暗自气恼,心想你到是随便说点什么啊,实在不行你和我讨论一下大炮的口径问题也好啊。

请关闭浏览器的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显示不全或者段落错乱。

原网页地址:https://www.huoq.com/books/6756/530983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