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厦34层中的一间阶梯大教室里,能坐五百人的教室稀稀落落的坐了一百多人。

正式培训从此开始,要求所有人都穿灰蓝色的作训服,但一样米养了白样人,总是难免有几个特立独行的,不愿意换行头。

总教官闫肃见了,也没说什么批评的话,他伸手一指屋顶,几根钢筋刺破天棚,蛇一样蜿蜒而下,把那几个家伙捆了个龟甲缚,挂在天花板上听课。

总局培训的第一堂课是大课,由总教官闫肃上课。主讲内容失败案例分析,也就是历年来各地特事干员因为愚蠢导致自己和同伴死亡或造成特重大灾害的案例。

这就是大家私下说的耻辱柱了,被钉上去以后,那真是每年都要被拎出来抡上两遍,而且不只是z市,这案例世界范围通用,一旦入选就世界皆知,可谓超能圈成名最快的一种方法。

有圣母心的可能会说这么做

请关闭浏览器的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显示不全或者段落错乱。

原网页地址:https://www.huoq.com/books/6756/530983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