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倜和芭蕾茜两个现在算半个盲人。芭蕾茜什么也看不见,她原本试着往食人医生那开了一炮,但炮弹在半空就被几只皮皮虾拦下,在数珠丸两人头顶处爆炸,差点伤到两人。激战当中,芭蕾茜也不敢询问数珠丸两人到底是什么情况,怕她俩分心。投鼠忌器下,也不敢开炮,生怕再给数珠丸两人添乱。

周倜更是想帮都不知道该怎么帮,唯一能做的就是开启最强忍术——嘴遁,对食人医生大加嘲讽,意图扰乱他。

“看看,看看。子弹都不愿意打你,怕脏了弹头,你说你是不是丑出一个新高度了?”

“你说你远看一坨屎,近看一堆粪,除了创造粑粑,你还有什么追求?”

“哎,哎?你跟谁整那表情呢,我欠你贷款要到期了还是咋的。就不还,气死你!”

“刚才不挺豪横么,还疼一下就不疼了。现在

请关闭浏览器的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显示不全或者段落错乱。

原网页地址:https://www.huoq.com/books/6756/5309772_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