岱岳警察局,顶层局长休息室。

原本雪白的墙面被暗红色的污渍涂抹出一副抽象的画作,作画的是个穿着白大褂,打扮的像医生一样的男人,他表情陶醉的沉浸在艺术的创作中,不过他作画的画笔是一只还在滴血的手臂。

这手臂的主人原本是岱岳警局局长辛宏深,但他现在缺了一手一腿,脸色颓丧的坐在一片血泊里,身边铺满了死状惨烈的各科警员。显然,岱岳的警察们坚持到了最后一刻,但力量的不对称,让这场阻击战成为了一场屠杀。

一个皇家绅士打扮,穿着三件套礼服西装的英俊男人走到辛宏深局长身边,他姿态从容,优雅的像在参加一场酒会,而不是身处杀戮现场。

男人拉过一张椅子坐到辛宏深局长面前,掏出白手绢,帮辛局长擦拭了一下鼻子里留出的血,又从地上捡起一盒烟,弹出一颗,送到了辛局长嘴前。

请关闭浏览器的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显示不全或者段落错乱。

原网页地址:https://www.huoq.com/books/6756/530976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