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倜自然不能真的开枪,他反倒被司机逼得狼狈后退。

这一退就是十多米,那司机像是才回过魂一样哎呀的叫了一声,两腿一软就跪倒在地,要不是双手反绑不方便磕头,他结对能给周倜磕几个。

司机不住告饶道:“好汉,好汉你不是说不杀我吗。男子汉大丈夫,吐口唾沫是个钉,你说话可要算话啊!”

周倜见这司机完全记不得之前做了什么,越发感觉这事情不简单。

周倜心想:这是继回到过去变成了土拨鼠之日后,编剧再次改剧本了么,这回是楚门的世界?所有人都是演员?

说真的,现在周倜非常怀疑这司机在演他,但如果这司机的一系列表现都是装的,那只能说奥斯卡欠他一个小金人。

王有容之前长了个心眼,她在司机突然转身那地方试探着往前摸索了

请关闭浏览器的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显示不全或者段落错乱。

原网页地址:https://www.huoq.com/books/6756/5309691_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