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到周倜说自己两人不是时间循环的中心,王有容很不淑女的挠了挠头发,发出一声哀叹。

“啊~那就难办了啊…可千万别是最惨的那种事件循环啊。”

“思米马赛~那是什么意思,俺没听懂,口播问号脸。”

“这个么…事件循环的核心是正在发生的某一件事,只有阻止那件事发生才能打破循环。之前看过一部电影,讲的是一个男人不停回到过去,拯救被车撞死的女儿,但他用尽了所有办法,他的女儿还是一次次死在他面前。那个电影的男主就没有土拨鼠之日里的爽了,他在循环中并不会重置自己的状态,疲劳和循环中受到的伤一直在累积,惨的不要不要的。”

“那这男主最后是怎么打破循环的?”周倜问。

“嗯…好像是他最后查到女儿的死不是意外,而是蓄意谋杀,然后他锁定了凶手,提前杀掉了对方,但循

请关闭浏览器的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显示不全或者段落错乱。

原网页地址:https://www.huoq.com/books/6756/530968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