蝼蚁尚且贪生,为人何不惜命。

这句话是元代马致远在《荐福碑》第三折里写的。

戴小楼为人懦弱胆小,当知道门外有妖魔堵着的时候,拼命他是不敢的,但挣扎还是要扑腾两下的。

卢浩然攻击寄生体时,戴小楼的视线一直追在他身上,戴小楼可以发誓,他观摩繁樱小电影时都没这么认真过,连眨眼都不敢。

可以说卢浩然就是戴小楼的全部希望,是他溺水后的那根稻草,悬崖树枝上的那滴蜜糖。

当卢浩然成功把长枪刺进寄生体下颚时,戴小楼连恩将仇报以身相许俯首甘为汝子妞的想法都有了,结果那丑陋的寄生体棒打鸳鸯,打飞了卢浩然,也打碎了戴小楼的希望。

卢浩然重重的摔在戴小楼身边,嘴角溢血,想起身却没起来,他只能对戴小楼投去一个愧疚的眼神。

<

请关闭浏览器的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显示不全或者段落错乱。

原网页地址:https://www.huoq.com/books/6756/530959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