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你们特殊事务科现在才赶到现场?巡警、特警都到了,唯独你们最后抵达,我是否可以认为你们并不重视市民的生命,并不在意犹豫你们的拖沓造成更大的人员伤亡?”

贺兰晴雪堵住周倜后,上来就扣了好大的帽子。周倜这时候是无论怎样回答都不对。

如果不回答,那就是心虚、是默认,贺兰晴雪可以随意发挥编排特事科。

如果周倜用官方方式回答,说特事科是按照规章流程办事的,得知情况的第一时间就往这边赶了。那贺兰晴雪就会抓住机会抨击特事科的制度有缺陷,在巡警、特警都到场后特事科才赶到,显然内部管理有问题,需要有人承担责任。

但周倜没经过那样的官方问答培训,他在反应过来不能说句无可奉告就离开时,下意识的用了他给人做工时常用的迟到借口:

“小莉和小明赛跑,小莉距离

请关闭浏览器的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显示不全或者段落错乱。

原网页地址:https://www.huoq.com/books/6756/530958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