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倜到家的时间是亥时三刻,连播两集的八点档电视剧刚放片尾,隔音不好的楼道里满是当红雨女言诗语唱片尾曲的声音。

楼道里虫吃鼠咬的木板颤颤巍巍的发出咯吱咯吱的声音,好像马上就要断裂。不知道是哪家的老爷们儿喝了点酒,骂骂咧咧的开始打孩子,听那意思是那孩子偷了家里的钱去歌厅消费,还正好和他爹撞在一起,那孩子也是皮实,一边哀嚎一边还叫嚣“打死我好了,我不想活了~”。

周倜隔壁的小夫妻开始例行吵架,女的骂男的是花心渣男,竟然和她闺蜜搞到一块。男的骂女的无理取闹,还说别以为她和上司的事情自己不知道。反正乒乒乓乓的很是热闹。

周倜驻足听了一耳朵,两边各种往外斗猛料,比电视剧有意思多了。

开门进屋,一如既往的逼仄狭窄,但相比从前干净了不少。可无论怎么用温馨、有生活气之类的词语去美化,

请关闭浏览器的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显示不全或者段落错乱。

原网页地址:https://www.huoq.com/books/6756/530953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