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尚易说:“不是恰巧,他就是来处理那青蛙怪的。”

周倜觉得郭尚易话里说的不清不楚,听意思似乎是李凛知道蛙人要出现在这里,特意赶过来的,但想到自己还没正式入职,也就没往深了问,怕招人烦。

又不久,几辆警车开到这里,拉起隔离带开始清理现场。两位穿着白大褂的医生现场宣布了那位女士的死亡时间,男童也被一位女警领走,至于未来如何跟对方家里人联系,那无需周倜操心。不过作为现场目击者,周倜和数珠丸也被带回了警局,走形式一样的做了份笔录,签了份保密协议,保证不会四处散播妖怪杀人的具体情况,造成社会恐慌。话说这玩意他中午那时候刚刚签了一份。

等周倜再次走出警局的时候天都黑了,这次郭尚易没送,他仅写了个字条扔给周倜,上面有个地址和一个电话号码,并说:地址是箱庭特事科的驻地,要是找不到就打这个电话。

请关闭浏览器的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显示不全或者段落错乱。

原网页地址:https://www.huoq.com/books/6756/5309522_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