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倜曾经以为上大学是他这辈子唯一的出路,直到面前的这位警察告诉他:坦白从宽才是你唯一的出路!

“姓名。”警察问。

“周倜。”

“哪个tì?”

“风流倜傥的倜。”

那警察打量了一下面前的年轻人,长相到是能说得上干净清秀,但穷酸的衣着打扮让他无论如何也跟风流倜傥扯不上什么关系。

警察拿笔在卷宗上写了几笔后诈道:“首先我要告诉你,我们已经掌握了足够的证据。”随后他猛的一拍桌子,声音提高的八度喝问:“说!你为什么会出现在展览馆案发现场!别和我说什么你是去看展览的!我们根本没查到你的购票记录!所以你是非法进入的!”

周倜被警察的大喝吓的一哆嗦,他期期艾艾的解释道:“是、是有人叫我去工作的

请关闭浏览器的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显示不全或者段落错乱。

原网页地址:https://www.huoq.com/books/6756/530951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