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怪物来了!”瞭望手指着海面大喊,“海面下有阴影在移动!”

正对着那个方向的几个水手试探着开了枪,枪声压过音乐声,成了海面上新的回响。

乐队演奏戛然而止,跳舞的乘客们再次变得慌乱,仿佛没头的苍蝇一样满地乱转。

周倜见此皱皱眉,他举手对着乐手打了个响指,吩咐道:“慌什么?接着奏乐,接着舞。”

乐手一愣,但瞬息后又再次接上刚才演奏的乐曲。当音乐再次响起后,乘客们仿佛也找到了主心骨,变得安静,不再慌张。

几位年老的社长笑着点点头,第一次步入舞池,随意找了个舞伴跳起舞来。这让看到的人惊诧不已,因为这几个人都是住在三层的真正权贵,哪怕在昨晚的宴会上也没下场跳舞,而是自持身份作壁上观,可今天、此时,他们却迈进了舞池。

请关闭浏览器的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显示不全或者段落错乱。

原网页地址:https://www.huoq.com/books/6756/28520660_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