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民哲在周倜眼里已经能算得上自己人了,周倜便做主邀请他一起去参加中秋那天的游轮晚宴。当然,不可能和他住在一间舱房里,不过以周倜的身份想再弄一张底层的船票还是轻而易举的。

时间快进到第二天中午,也就是中秋节当天。

十二点时有辆黑色的礼宾车开到咖啡馆门口,来接周倜。

其实游轮停靠的三阳码头距离周倜这儿并不远,走路也不过二十多分钟的距离,但李议员还是执意派了礼宾车来接他。

李议员解释说:你可以把这理解为一种仪式感。就比如很多宴会,明明来宾已经提前在宴会会场所属的酒店中休息了,但当宴会开始时他们还是会特意乘坐电梯下到地下车库,坐上礼车从大门走进会场。

反正要的就是个逼格,装的就是种气派。

周倜把这理解为一种矫情,虽

请关闭浏览器的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显示不全或者段落错乱。

原网页地址:https://www.huoq.com/books/6756/2852064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