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赌场经理也只是打工的,权限顶多是百万级,但现在赌场里输掉了三亿六,这种情况却已经不是他能做主的了,至于具体要认栽赔钱还是找人把周倜埋了,那要由老板决定。

李议员小声问周倜:“你是怎么想的,给个说法,我替你操作。

这家赌场的老板还有其他产业,赌场也还有三家,但每个赌场都是独立的,不可能你在这赢了三亿就让人家搭上其他身家赔你。一么,是协商个差不多的价格,估计三千万差不多,而且要保证以后不会再去人家名下的赌场赌钱。二是这家赌场输给你,再留下账面上的资金。不过就像我刚才说的,账面上的钱基本每天都会被抽走,估计也就能剩下一千多万,今天这还是因为有我这事,现金能多点,但也多的有限。你选吧。”

周倜是真没什么想法,便问李议员:“你的意见呢?”

李议员说:“选择要赌场吧,毕竟怎么

请关闭浏览器的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显示不全或者段落错乱。

原网页地址:https://www.huoq.com/books/6756/2666638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