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视里传出的这要求宛如一颗扔进旱厕的炸雷般,周倜只觉得耳边嗡嗡做响,鼻头浸出几滴油汗,大脑一片空白。

杨晓通拍了拍周倜的肩膀问:“电视里说要直播艹猪的周倜是你么?”

周倜木着脸看了杨晓通一眼,僵硬的说:“我说是同名同姓的同事,你信吗?”

“你怎么得罪的这个人?”杨晓通又问。

周倜这才仔细辨认了一下画面中的男人,死掉的灰西装和花衬衣身上打着马赛克,周倜一时间也没认出来,可那说话的男人越看越觉得眼熟。

数珠丸提醒道:“主人,这个人我们在韩洲市见过,那天韩洲科的金队长带人在烤肉店外堵了您,这人被韩洲科的一位队员打了,事后您还向他介绍了自己,给他递了纸巾。”

“他应该被控制了。控制他的和杀死吴社长的是同一个人。”周

请关闭浏览器的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显示不全或者段落错乱。

原网页地址:https://www.huoq.com/books/6756/2666636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