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衬衣羡慕的说:“你就好了,现在也算混出来了,不像我们,说的好听是债务公司,不好听和要饭的区别都不大。”

“来这儿是有单子?”宋民哲指着公寓楼问

灰西装矜持的笑道:“接了个大单,目标就住在这楼上24楼。”

“用帮忙吗?”宋民哲问。

花衬衫说:“不用不用,很简单的单子。你随便找个地方,点些喝的等等我们,最多半个小时就能完事。”

灰西装也说:“今天也没想着能要到全部的钱,顶多是拿点利息,顺便通知一下欠债那小子债务由我们兄弟接手了,让他做好还钱的准备,该卖房子卖房子,该卖肾就卖肾。”

宋民哲咋舌道:“卖肾,你们玩的可挺大啊。”

灰西装笑道:“那大什么啊,随便找家医院,

请关闭浏览器的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显示不全或者段落错乱。

原网页地址:https://www.huoq.com/books/6756/26666361_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