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着吴贤哲的讲述,一场疑点重重的车祸渐渐在周倜眼前缓缓展开。

按照警方通报的情况看,事情是这样的:

吴贤哲的父亲吴社长在三天前提前离开公司返回家里,期间并没有指使司机,而是选择了自行驾车离开。

吴贤哲说:“我父亲那几天正好犯了通风病,右脚脚裸疼痛,他出事那天虽然已经距离犯病时过了几天,但以我对他的了解,当时他虽然已经能正常行走,但开车的话一定会因为需要踩刹车油门导致疼痛。而他是非常怕疼的,所以他是不会在那天自己开车的。这是第一个疑点。”

当吴社长返回家里后,喝了些酒,又因琐事责骂了保姆。

“这是第二个疑点,我父亲并不嗜酒,而且他刚刚犯了通风,短时间内是不会喝酒的。”

之后责骂升级,吴社长开始动手打骂保姆,并

请关闭浏览器的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显示不全或者段落错乱。

原网页地址:https://www.huoq.com/books/6756/2666635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