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倜点了下头,表示对比无所谓,毕竟这味道还赶不上旱厕,上属可以接受的范围之内。

厂房里光线偏暗,仅有几处不大的窗户透入天光。

女孩躺在厂房正中,死状有些凄惨。

周倜摆了下手,示意几位战姬勘查现场,至于他自己,远远看着就好了,毕竟他也不是刑侦专业的,哪怕细看也看不出什么东西。

金警正同步介绍基本情况:“死者女性,十六岁,家住三阳洞水塘街24号,高中学生,我们已经联系了死者家属,得知最后一次见到死者是在前天早上,同时昨晚我们已经接到了家属的失踪报警。另外我们还接到了另一起失踪报警,对方是死者的同班男性同学,怀疑是死者男友,但目前并没有找到那男孩的下落。”他停顿了一下,还是说道:“如果是正常情况,那么那男孩会是第一嫌疑人,但现在这情况,不排除那男孩已经死亡

请关闭浏览器的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显示不全或者段落错乱。

原网页地址:https://www.huoq.com/books/6756/26666351_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