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洲科那跆拳道队员下脚挺狠,那位烫头的黑帮成员直接被从门口踹进了店里,脑袋磕在收银台上,磕出好大个口子,花衬衣上染了个大红牡丹。

这会儿他的两位小弟正拿着毛巾按在他的头上,给他止血,而且估计也是害怕再挨揍,期间都没敢发出什么响动、叫嚷。

周倜走了过去上前,其实自己也不知道要做什么,说起来这三人不讨厌,至少么做什么让周倜讨厌的事情,人家只是正常的吃饭、付账、离开,挨这一下确实能称得上是无妄之灾。

不过想让周倜赔钱却是不可能的,道歉什么的也不可能是由他来说,他只是单纯的看到了,觉得应该过去表示点什么。

周倜走过去,随手从收银台上拿了几张纸巾,递到烫头黑帮面前,问了句废话:“没什么事吧。”

话一出口,周倜也觉得这话问的没水平,人家都头破血流了

请关闭浏览器的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显示不全或者段落错乱。

原网页地址:https://www.huoq.com/books/6756/2666634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