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倜觉得自己发现了隐藏在浑水下的真相,但并没卵用,他既不是制定制度的人,也不是要靠卖嘴皮子升迁的公知,哪怕看透世界的本相也没法增加经验值。

时间在无聊中流淌,敬酒、寒暄、假笑,onemoreagain.

终于当时钟走到水瓶座和双鱼座之间时,一位年迈的大佬年老体虚熬不得夜,率先告辞离开了。

随后大佬们几乎不约而同的先后离开,周倜也终于有了告辞的机会。

离开时周倜也终于看懂了酒会晚宴分区的含义——大佬入场时他没见到,但应该和现在一样——当离们最远的大佬们向外走时,其他人无论在做什么聊什么,都放下事情,分列两旁依次问候,恍若夹道欢迎。

离开酒店,外面夜色正浓,城市的光污染让周倜看不到天上的星星。

请关闭浏览器的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显示不全或者段落错乱。

原网页地址:https://www.huoq.com/books/6756/26666324_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