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宴的过程对周倜来说索然无味。

基本流程大致是互相认识一下,说几句久仰久仰,假装相见恨晚,互相碰杯轻抿一口酒水,然后继续和下一个人重复以上流程。

在这种酒会中是很难喝醉的,上位者面对下位者的敬酒有特权,将将只是让酒水润湿嘴唇。下位者也害怕真的喝多失态,敬酒也只会象征性的小口喝下一些,而且地位较低的人不会被敬酒,也没有太多的敬酒机会,若不是怕不好看的话,说不得一杯酒就能从头混到尾。

周倜在这场酒会中便属于地位较高的人——至少要比某企业部长、某商场总经理或者某公司股东那种人的地位来得高。

真正能找到他敬酒的都是由几位议员陪同的财阀大股东和大型会社社长那个级别,但虽然相互间谈话时气氛热烈,周倜却真没记住几个人,他也不觉得自己未来会有什么可能和对方产生生意上的往来。

请关闭浏览器的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显示不全或者段落错乱。

原网页地址:https://www.huoq.com/books/6756/26666324.html